<ruby id="yu1jw"></ruby>

    <button id="yu1jw"></button>
      <span id="yu1jw"><pre id="yu1jw"><sup id="yu1jw"></sup></pre></span>

      <rp id="yu1jw"><object id="yu1jw"><input id="yu1jw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
      郑州规划新建四个农批市场

      制图/首席编辑杨芳芳

      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李兴佳

      同为国家中心城市、新一线城市,又有着近似的建成区面积和人口,对比西安、成都,郑州在大型农批市场数量上,却有着极大的差距。

      论中心城区建成区面积,西安为700.69平方公里,成都有975.3平方公里,郑州有744.15平方公里;论常住人口数量,西安有1316.30万人,成都有2093.8万人,郑州则有1274.2万人。但西安大型农批市场有7个,成都也有6个。反观郑州,除了万邦这一家之外,再无能拿得出手的大型农批市场。这与郑州千万级人口的消费容量,并不相称。

      郑州大型农批市场数量远少于西安、成都

      郑州有着更多于西安的区域面积,在农贸市场数量上却被西安甩了一条街;郑州有着相比西安、成都并没有差很多的人口,却似乎没有产生如西安、成都那样多点布局、充分自由竞争的农贸市场布局。

      西安数得着的农贸市场,粗略统计下来,有胡家庙果品批发市场、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、方欣集团(旗下方欣炭市街副食品市场、方欣肉食批发市场等)、新北城农副产品批发市场、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、西北农副产品中心批发市场、欣丰农副产品物流港。

      最大块头的农批市场,当数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,对外号称占地3000亩,总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,更胜于河南万邦(280万平方米)。它是西安最大的果品一级批发市场,年交易量300万吨,年交易额300亿元。

      按理说如此大块头,这一家之外应该再无其他市场生存空间了。

      事实恰恰相反,西安还有一个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,占地505亩,同样是大块头市场?;褂行卤背桥└辈放⑹谐?,占地300多亩?;褂形靼卜叫兰糯蛟斓睦铣乔叫琅┡倘?。除此之外,还有老市场胡家庙果品批发市场。

      再来看成都。在行业的认知中,成都是农批市场竞争充分的城市,曾吸引了13家农批市场落户,其中不乏业内如雷贯耳的大型集团,比如深农集团、雨润集团、地利集团、绿地集团、沙西集团、银犁集团、海霸王集团等各路巨头。

      而这些巨头,却无一家在郑州布局。农批巨头纷纷抢食、超2000万的巨量人口,都是成都代表了先进农批市场未来发展方向的有力支撑。

      农批市场一家独大,是好事还是坏事

      反观郑州,一家农批市场独大的特征,异常明显。占地超5300亩的河南万邦,抵得上近3个成都雨润(1800亩)、10个成都海吉星(522亩)的规模,相当于10多个西安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(505亩)。从年交易额来看,千亿级的万邦更是一骑绝尘,抵得上1.6个成都雨润(600亿元),相当于3.1个西安欣桥(320亿元)。

      但是,从商业角度来讲,一家独大,并不全是一件好事。

      农贸市场不适用于规模效应(规模越大、经济效益越高),反而是规模越大,就得不断增加人手、运营成本,摊高各项成本。继而,商户的货运成本、进门成本、摊位成本逐年水涨船高,商户没得选择,因为只有万邦这一家大型市场,已经形成绝对依赖。

      市场管理方其实也没得选择——刚开始可能是为了多挣钱,但当形成规模,巨大虹吸效应引来的货流客商超越了万邦的承载极限,市场为了控制蜂拥进场的车辆和客商,只能通过增加进门费、摊位费手段来控流,最终倒逼市场不得不增加商户端收费,这本不是市场方愿意看到的,也不是万邦故意之举。

      垄断产生的虹吸效应,绑架着万邦驶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涨价深渊。最终,这些成本还是由消费者买单。

      其结果是,去万邦进菜已成为一种负担:不去吧,没有别的选择;去吧,总不能形成“市场越来越有钱、菜价越来越高”的恶性循环吧。巨大的虹吸效应,让万邦加冕为“农批王国”的“国王”,“王国”里再无任何人有实力和胆量能挑战王者的权威。这就是为什么郑州再无大型农批市场的原因。

      郑州的农批市场东强西弱、分布不均

      垄断的局面,迫切需要调整。一来,农贸市场承担着保供稳价的特殊职能,只此一家,意味着一种巨大的冒险——将全市上千万乃至全省亿级人口的一日三餐,托付给一家农贸市场,有失稳妥。二来,从成本角度来讲,跨城长距离采购,意味着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的大量浪费。这些原本可以通过多点布局建农批市场来规避,郑州西区商贩完全可以有自己区域内的农批市场,不用再跋涉五六十公里去中牟。

      从空间布局上来看,西安、成都的农批市场,东南西北几乎都有布点。西安老城区内有胡家庙、方欣批发商圈等农批市场,西三环边上有西部欣桥,北三环两侧各有雨润和新北城,东三环有欣丰农副产品物流港。成都南边有海吉星(南四环),西边有苏坡农贸市场(西三环),北部有三家(沙西、海霸王、雨润),东部有银犁冷冻市场。

      相比之下,郑州农批市场明显存在着东强西弱、分布极为不均的特征。郑州唯一数得着的大型农批市场在中牟,除此之外,在南、北、西,几乎没有大型的一级农批市场。郑南有一家十八里河农副产品交易中心,但是仅占地150亩,是二级农批市场,位居南四环。郑北有一家智慧农产品配送中心,但面积也仅有50亩,体量同样不够。这两家市场大部分货源,依然采自万邦。

      郑州将建成新的一级农批市场

      事实上,政府层面早已经意识到了郑州一级农批市场的缺口,措施已经在路上。4月公布的2022年度郑州十大重点民生实事中,提到“保障农产品供应和食品安全,建成一级大型农产品交易市场1个”。

      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也从相关职能部门了解到,郑州正在规划建设1个一级农批市场、3个二级农批市场,其中一级农批项目确定为郑州广武农产品批发大市场,位居郑西(荥阳广武镇),二级农批项目确定为郑北的智慧农产品配送中心、郑南的十八里河农副产品交易中心,以及郑西的农业西路农贸市场。

      这四家市场的最大意义在于,东西呼应、南北补充,实现了在郑州北面、南面、西面的多点布局,补齐了郑州农批供应链生态、强化应急保供体系。

      万邦之外,还能容下第二个大型农批市场吗?其一,两者分列郑州最西和最东,距离65公里,极大的纵深、郑西百万人口消费腹地,决定了西部需要一个大型农批市场,形成农批市场东西互补格局。其二,万邦强悍,强在蔬菜、水果,其肉类、豆制品、副食等尚未闯出名堂。万邦在一些品类上依然存在着不足,而这正是广武农批市场的机会。

      拿外省举例。西安几个农批市场各有特色,形成差异化共存。雨润主做水果,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特色是蔬菜。再看成都,海吉星供应成都80%肉类,银犁冷冻市场是西南最大的冻品一级批发市场,苏坡农贸市场主做白条。

      差异化竞争,避其锋芒,才是后来者换道超车、硬刚王者的资本和底气。

      【责任编辑:钱艳红 】 【内容审核:黄瑞月 】 【总编辑:黄念念 】

      联系方式

      中国·河南·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

      电话:0371-86088516 (广告)

      联系信箱:news100@henan100.com

      邮编:450016

      河南一百度官方微信公众号

      真人赌场下载